万万没想到,中医的真正历史,其实不足百年!(科学育儿拒绝中医系列之二)

当我们口袋育儿(微信:koudaiyuer)一谈起中医,总有一些朋友说:“中医几千年的历史”,说起来很自豪的样子。但,这些朋友错了!中医虽然诞生了千年,但我们现在接触的“中医”,历史不足百年!



1|《内经》的尴尬


对中医来说,最重要的典籍是《内经》。这本书又称《黄帝内经》,托名是“黄帝”所著,其实可能是汉朝人写的,目前所说的《内经》都是唐朝的修订版,它包括两大部分《素问》和《灵枢》。(其中《灵枢》部分更怀疑是唐人所作)。《内经》对中医来说,类似《圣经》之于基督教,它是中医最本源、最纯粹的理论基础,也就是说,它是“最中医”的中医

 

《内经》提出了中医的“阴阳五行”理论,它认为世界是由5种元素构成的:金木水火土;对应之人体就有“五脏”:心肝脾肺肾。此外,人体还有“六腑”(胆、胃、大肠、小肠、膀胱、三焦)。“五脏六腑”是《内经》之一切“医疗”技术的基础——并且,这里的“五脏六腑”在《内经》中一直指的是实体器官:比如《内经》说的“心”,就是指人体的“心脏”;“肺”就是指人体的肺部。。。由于中国古代一直缺乏解剖学的训练,古人一直连人体的器官构成都搞不清楚,认为和人体生病最有关系的就这11个器官。最搞笑的是,古人还不给后人留余地,把“五脏六腑”在《内经》中给“写死了”,就五脏、六腑这11个器官,后人如果发现了人体的器官,就根本加塞不进去了,比如女性的卵巢,男性的睾丸,这些器官对《内经》来说是不存在的,这让后世中医传承者特别为难。

古代中医的人体解剖图(华佗内照图)

 


2|中医遭受致命一击


中医就靠《内经》的“五脏六腑”蒙了国人几千年,一直平安无事,因为刚才说了,几千年来,中国人一直没发展出人体解剖学。医生不懂,病人也不懂,大家都懵懵懂懂,也好糊弄。但到了19世纪西方解剖学逐渐引入中国,特别是到了20世纪初,民国时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,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学习了西方的解剖学、医学,再回头看《内经》,实在让人无法信服。中医在民国初期,陷入了危机边缘。这个时候,国内出了一位留学归来的医生余云岫,他写了一本书《灵素商兑》,对中医发起了致命一击。

余云岫,1879-1954

 

《灵素商兑》看名字就知道,是对《内经》的《灵枢》和《素问》全面的质疑。这本发行于100年前的小书(1917年出版)直捣黄龙,质疑的就是中医最经典的《内经》。具体内容我们不详细介绍了,这本书现在网上还能买得到。总之,在《灵素商兑》中,余云岫的一个核心观点是:《内经》的“五脏六腑”是实指人体器官,但这和人体解剖学不符合,所以中医不靠谱。《灵素商兑》出版后,中医界傻了眼。因为面对人体解剖活生生的现实,人体真正的器官和《内经》的“五脏六腑”一对照,实在无话可说。

 

怎么办?中医陷入最大的危机。



3|“文学青年”救中医


这个时候,突然冒出来一个文学编辑恽铁樵,此人原本是搞文学的,但是用现在的话说是个“中医粉”。他面对余云岫对中医“五脏”的质疑,思考了几年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对策。恽铁樵写了本书:《群经见智录》。在书中他说,“《内经》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,乃四时之五脏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诸位,《内经》说的“五脏”并不是真的指人体的器官,而是五种功能概念

 

“四时之五脏”学说一出,舆论哗然,中医绝境逢生!这是中医历史上,最伟大的一次申辩,也是最无耻的一次狡辩。恽铁樵是中医名副其实的“救世主”!


恽铁樵,1878-1935

 

余云岫和恽铁樵的“中医”争论,发生在1920年前后,迄今正好差不多100年。我们现在冷静、客观的看看双方争论,孰是孰非一下就明白了:首先,几千年来,所有中医从业者都认为《内经》中的“五脏”是指的实际器官(比如其中的“心”,就是指人体的心脏);其次,余云岫根据人体解剖学因此揭示出《内经》的“五脏”与人体实际器官严重不符,釜底抽薪,从而让《内经》的“合法性”受到严重动摇;最后,恽铁樵于是就耍无赖,直接否定几千年的传承认知,为了坚持“中医”,把《内经》都篡改了,直接说“五脏”是五种泛泛而论的功能概念,从而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!

 

恽铁樵这种为了中医而中医,为了中医而狡辩的做法,即使过了100年,还是让人感觉愤然!实在是太有想象力,太无耻了!



4|“新”中医

 

但从此之后的“中医”,其基本的“五脏”学说都依从了恽铁樵的狡辩,再也不是《内经》几千年来的本意了。所以我们说,你认识的“中医”,其实是“新中医”,其历史不足100年!不要再说“我们中医几千年的历史”了,那是“旧中医”有几千年的历史,你现在的“新中医”,开山祖师其实是恽铁樵,那个中医的“救世主”,那个民国时期的文学青年!


我们告诉你这段历史,是想告诉你,自诩为“医学”的中医,其实几千年来,连人体的器官构成都不清楚!这怎么可能给人看病?!而五四运动之后,现代医学逐渐被引入中国,与现代医学的科学性对比,中医只好重新定义,只有恽铁樵这样完全不讲道理的“耍无赖”,中医才重现“生机”


 

最后说个段子:纯粹是巧合,相信中医的恽铁樵生于1878年,卒于1935年,得寿57岁;反对中医的余云岫生于1879年,卒于1954年,得寿75岁。余云岫死后,尊其遗言,家属将遗体捐献给了医学院解剖研究。他至死都反对中医。



相关阅读:

《科学育儿,拒绝中医系列(1):同仁堂的故事》

阅读原文 阅读 21712017-01-30